意甲数据分析万博app > 意甲新闻万博app >

叶玉卿公开女儿遭网络霸凌投票川普被辱骂担忧女儿情绪病复发

  现年53岁的叶玉卿90年代中后期嫁给美国华裔胡兆明后就随丈夫移民到了美国,开始息影后的寻常人生活。在美国这么多年,她先后为丈夫生下了一女二子,一家人如今都是美国籍人士。而日前美国进行大选,全家人都很积极参与投票,尤其是她的女儿胡芷欣以及大儿子胡可聪都已经是成年人了,有了行使投票的权力,故此这一次的选举,令他们举家都异常兴奋。因为胡芷欣是第一次参与投票,于是她就很高调地在社交平台上晒出自己心仪的投票对象,并且大方公开自己投票的原因,没想到因此遭到与她政见不同的网友霸凌,对此叶玉卿也为这件事发声,斥责网络霸凌现象,多少也是担心女儿的情绪病会复发。

  叶玉卿在嫁给胡兆明后生下了三个孩子,最大的女儿胡芷欣如今已经21岁,三年前就已经成年,而大儿子胡可聪今年刚好满18岁,也已经成年,只有另外一个儿子胡以聪16岁尚未成年,三个孩子中有两个已经成年,故此可以参与投票,且因为他们从小在美国出生,在美国长大,受到当地社会、文化的熏陶,所以对投票这件事一场兴奋与期待,毕竟是生平的第一次。

  特别是胡芷欣,三年前18岁的时候刚好过了上一届的大选,只能再等三年行使首次投票权力,故此早在一个多月前就已经公开了自己投票的对象,并且还曾经转发过相关的文章,而在投票日这一天,她又携母亲叶玉卿一同在自家的古堡庄园拍照,并且高举支持者的海报,表达自己的心情。只不过没想到的是,胡芷欣的这一连串举动遭到了不少与她想法、政见不同的网友的辱骂,简单来说就是遭到了网络的霸凌。

  叶玉卿就这件事包括投票,以及女儿被网络霸凌这件事公开发声,她承认这一个月来胡芷欣饱受网络的霸凌,因为政见上的不同,遭到了很多网友的辱骂,言语不友善,还大多都是用了一些很粗暴、难听的话语,她认为这实在是很不应该,不能因为大家的意见不同,以粗暴的语言形式加以干预,而叶玉卿会特别公开提到一点,其实也是出于对女儿心理健康的担忧。

  胡芷欣在2020年5月的时候曾经对外公开自己是长期的情绪病患者,在15岁进入青春期后就确诊患上了缺失症、焦虑症、强迫症。不过一家人都没有发现,尤其是作为母亲的叶玉卿,一度认为这是青春期的叛逆表现,继而错过了最佳的治疗期。后来为了弥补自己的过失,叶玉卿随后几年一直带着女儿四处求医,自己也很积极地学习与女儿相处,希望能够帮忙女儿克服病情,这才算是将女儿的情绪病控制住。但是控制住并不等于治愈,胡芷欣还是比较容易受到外界的影响而令病情复发,严重的时候还会有自杀的倾向,所以这一个月来胡芷欣受到网络霸凌,也令叶玉卿担心不已,担心女儿的情绪病会因此复发。

  不过到目前来说,胡芷欣的承受力应该还不错,换句话说,当她决定公开她支持谁,并且比较高调公开的时候,她就应该做好了这方面的心理准备 。在10月1日这一天她曾经写过一段文字,表示不管你支持谁,都是我的朋友,这应该就是一道心理防线,只不过也没想到霸凌的现象不只是发生,还显得颇为严重。而在这两天,胡芷欣又再度分享个人感受,表示自己公开支持对象,并不是要求别人随自己去支持谁,只是想表达希望大家能够去接受与自己不同的观点或是人和事,不应该因为观点不同而大动肝火。

  能看到胡芷欣如此语重心长且长篇大论去分享自己的意见,并且公开网络欺凌者的恶言恶语,应该来说她目前的情况尚可,至少她没有回避,也没有以同样的方式去回敬对方,而是一再地说道理,且是很清楚地知道自己想要表达什么,说明的是她暂时没有受到影响,这应该也令叶玉卿感到安心。另外胡芷欣的这一决定,包括支持谁,以及对霸凌她的人解释、说理也得到了叶玉卿的支持,事实上在这些事情上,他们全家都是站在一条阵线上,所以在投票日这一天,全家人都拿起了他们所支持人的海报到家附近的投票站投票,完成投票,本来这是一件全家都感到开心、兴奋的事情,却遭到网络霸凌这个插曲的影响,好在影响不大。